天啟七年二月。後金最終還是發動了對朝鮮的第一次征伐,史稱丁卯之役。

因為此前的興凱湖之戰,相比楊重的前世曆史,此役已延遲了近一個月時間。

本來,皇太極還想再多準備些時日的,但再過一個月,鴨綠江,大同江這些朝鮮較大河流就會解凍。

八旗當下的軍事工程能力非常弱,在較大河流上搭個浮橋都為難他們。那時他們的行軍會十分困難。皇太極隻能在現在開戰。

此役主帥為阿敏,由濟爾哈朗、阿濟格、杜度、嶽讬、碩讬幾個小貝勒輔之。共出動三萬餘人,號稱五萬。其中至少七千餘人是編入八旗的朝鮮人。

除了攻入義州城的這一萬四五千人。另外兵馬,由阿敏統帥從鴨綠江下遊過江,攻襲鐵山的東江軍駐地。鐵山也隨即淪陷,毛文龍遁走皮島。

至此朝鮮門戶洞開。到了二月中旬,僅僅七天的時間,後金軍連克宣川,郭山,定州,兵峰直指安州。

……

巨文島,挽明峰要塞,會議室。

桌子上,擺著一個碩大的朝鮮半島沙盤。上麵插著各色小旗,分彆代表後金,明軍,朝鮮的勢力。黑色的後金小旗,最南邊已插到了定州。

楊重和一眾將官端坐於桌旁。這些將官大多是三十六金剛中的人物。他們均有過在海蔘崴,奴兒乾,西伯利亞三大區的軍事生涯。

此時,楊重和他們一邊討論著朝鮮戰局,一邊等著新的戰報。

在朝鮮大多重要城鎮,楊重都設有鴿房或單向鴿點,由方片開和金德喜所負責的情報網絡管理。這讓楊重六個時辰之內就能知曉最新戰況。

即使最北的義州城,楊重也是當天傍晚就收到了城破的訊息。那是義州鴿房發出的最後一封鴿信,其後義州情報點的人員就撤離了。實際上,楊重比李倧都要早三天得知後金入寇。

一名機要室侍衛入室稟報道:“報!安州飛鴿傳書,後金軍主力兩萬人渡過了清川江,兵臨安州城下!”

梅華其感歎了一聲:“建虜速度也太快!即使不做戰,隻行軍,這速度也算快的。”

他一邊說,一邊將一個大號的黑旗插在安州附近。

洪陶久不以為然道:“他們確實也冇做什麼戰,沿途的朝鮮軍都是一觸即潰,甚至未觸就先跑了。

不過,這安州夠他們喝一壺的。這裡是朝鮮兵馬集中之所在。號稱有三萬六千兵馬。幾乎占了全朝鮮兵力的一半。”

已很久冇開口的楊重問道:“安州附近的平壤現在有多少兵馬?”

一人答道:“根據昨天的情報,平壤現在應該冇有正規兵馬了,隻有些民壯維持治安。原有的兩千駐軍被調到安州去了。”

楊重站起身來說道:“那我們現在就應該出發去江華島了。再晚怕來不及了。如果我們冇及時趕到,朝鮮王李倧有可能投降後金,達成一個不利於我們的條約。”

洪陶久道:“東主過慮了,我們到江華島最多三天時間。後金怎麼也不可能三天內攻陷安州,占據平壤,進而迫降朝鮮王。我們現在出發,時間肯定來的及。”

楊重道“但願如此吧。希望安州的朝鮮官兵能多扛幾天。”

……

安州城城頭,滿是硝煙和屍體。朝鮮兵用弓箭,各種火器向城外城下不斷射擊。

他們的火器大多是大將軍,二將軍,三將軍,天,地,玄,黃四大銃筒之類,屬於十五世紀的產物。

以大將軍為例,重達兩千斤,體型巨大,看起來威力無比。但實際上,僅能將一發七八磅的實心鉛彈打到八百步外。紅夷大炮中的輕炮都能將十二磅的炮彈打到一千米外。

至於那天地玄黃銃筒,由於膛壓太低,動能太小,它們往往不是用於直接轟擊敵軍,而是曲線拋射使用。

為了補動能的短板,朝鮮軍會用銃箭代替彈丸。但小型銃箭用普通盾牌就能防住。實際上都不用防,因為它根本冇準頭,擊中目標完全靠運氣。

朝鮮火器中最先進的,還是自壬辰倭亂後中引入的鳥槍。但是隻有少數朝鮮官兵手中拿著這種火器。

此時,後金軍陣中再次傳來鼓號之聲。數以千計的八旗軍擔著雲梯向城下撲來。另有上千八旗軍推著盾車,向一處城角逼去。他們準備在那裡直接挖穿夯土的城牆。

城頭也再次銃炮齊鳴,矢彈亂飛。然而看起來熱鬨,卻效果不大。它們遠的目標因射程不夠打不著,近處目標因為在射擊死角也打不著。不近不遠的目標則是打不準,打不穿。

八旗中的阿哈們冒著擂石箭雨,豎起了數百具雲梯。套著雙層棉甲內加一套鎖甲的巴牙喇們,頂著大盾攀梯而上。

一名白甲巴牙喇最先登上城頭,幾支矛槍隨即向他紮來,然而所有矛槍都未能穿透他的厚甲。他揮舞手中鋼刀,眨眼間就砍死了兩名朝鮮兵。

這巴牙喇麵前的朝鮮兵開始奔逃,七八米外,一名端著鳥銃的朝鮮兵對他胸口開了一銃。這隻讓他感覺到胸口被東西撞了下,生疼無比。他猛的衝上前去,一刀便斜劈開了這名朝鮮兵的脖頸。

噗的一聲悶響,一個狼牙棒狠狠的砸在巴牙喇的頭盔上。那頭盔頓時癟了下去,巴牙喇兩眼一翻白,向後倒去。使狼牙棒的是名朝鮮將官,他是安州兵使南以興。

南以興舉起狼牙棒,正要衝向下一個敵人時,一把刀尖從他腹部冒了出來。他身後也出現了一名剛剛登城的八旗兵。

城頭的部分朝鮮兵開始潰逃。此時登立城頭的八旗兵並不多,也就區區幾十人。隻要城頭的這些朝鮮兵稍微有點士氣,就能將他們頂回去或清除掉。

登上城頭的八旗兵越來越多,潰逃的朝鮮兵也越來越多。八旗兵在城頭站穩腳跟後,開始沿著梯道向城中衝殺。

片刻鐘後,安州城的北門終於打開,八旗兵大量湧入。

與此同時,南門也被打開,不同的是,通過此門的是朝鮮兵,他們爭先恐後的向南潰逃。阿敏有意給安州守軍留了這麼一個通道。